我想到能够与你并肩的地方去

【月组安利小论文】百变月组,你值得拥有!

来吃一口吧

与你一同渡印:

今天想要给大家安利一下月组,大家都知道,月组,明明是KN年上组中的其二,但真论起CP来却从来没有他们的姓名。


怎么会这样,要知道,月组可甜啦!糖虽然少,每一颗糖都是甜到让人掉牙的程度,把整一顿管饱。两个人作为同队队员,日常互动也不少。作为自由自在的作曲家与自由自在的猫猫,两个人的相处模式也非常有趣。甚至竟然还结婚了(←???


大家走过路过,不要错过,都来瞧一瞧看一看啊!




  1. 万圣



1.1 撒娇的孩子第一话:leo在天台发现了晕厥的凛月。...


wb看到利达初设的小粉毛可爱到说不出话xddd
p2p3是2w

【凛レオ】Parallelism

au

月永レオ手握着方向盘,手心有一层薄汗。他低着头,把眼睛隐藏在帽檐的阴影里。安静得不像他平常的样子。
这也难怪,他手太生了,一坐到这个位子就自然而然要打起精神来。
可这次不同。车不是他的,车主兼他现在的房东歪七扭八地倚在后座,舒舒服服,甚至还摸出了眼罩——这是他被莫名其妙推上驾驶位的时候看到的。现在谁知道睡成了什么样子。
他抽空瞥了一眼后视镜,也就在这一秒朔间凛月就伸手把本来戴在眼睛上的眼罩掀上去,仿佛正等着他一般,眼底的红色在阴影里闪着光。
好好开车。
他调笑着,不然等会儿不让你进门了。
……我说啊!
月永レオ可冷静不下去了。
就因为你不想开这种理由,怎么这样对我啊——呃啊这种无聊的事情太让人焦虑了!根本

#泉司



辛苦了,司君。
濑名泉从幕布后面走出来,就俯下身来拍了拍他的肩。他看到濑名泉是非常难得地笑着,不同于平日里见到他时脸上半分不屑半分淡漠,反而是一种只属于这个人的自信。
那时朱樱司正倚着墙坐着,低着头努力消化着满身的疲惫。他这一拍力度太小,动作太快,队服上的缎带轻轻擦过发梢。可确实有些什么无形的东西就这样碎在了空气之中。朱樱司并未完全明白这笑的含义,他猛地一抬头,已经走出去几步的濑名泉也仿佛感觉到了些什么一般停下了脚步。
⋯⋯可不要误会。
他开口。不过,恭喜你。

偶尔有人匆匆路过,有队员,有工作人员,再平常不过的演出结束后短暂的吵闹。这嘈杂并不会持续太久,片刻后人们散去,没有人再会注意到这个小小...

点梗!
功力不足,大可能鸽到暑假()
限kn内乱/内外乱/mao相关
leo偏右不逆其他随意
虽然应该没人理我……总之长期有效

hekk是我亲爸爸
汪汪汪

狮心同人合志《Starry Night》本宣

万劫:


规格 A5


字数 16W+


页数 300+


特典 狮心亚克力透明相卡by坂田団子


封面 坂田団子


写手 白木 北十三 单眼相机 顾笑笑 PK 温生 鸑鷟之翎 徵兮


插图 坂田団子 221 Hccci 言语失调 niku


Guest 光輝★騎士たちのナイツP



全本定价75元,预售前十位赠送特典,特典可20元加购。


14日(周五)晚八点开启通贩预售


通贩链接...


病,毛栗

“抱歉抱歉,等到这么晚了,”衣更真绪锁上学生会室的门,双手合十低头认错,“下次不会了⋯⋯我尽量!”
“已经习惯了所以也无所谓了,”朔间凛月打了个哈欠,“改天要补偿我。”说完伸手拽住对方的围巾两端一起往前扯,“走啦。”
“哎等下要摔倒了——”

冬天天黑的太早。从暖和明亮的室内一下子来到外面让真绪打了个激灵。他眨了眨眼把围巾紧了紧,却收到旁边的人的调笑。
“真~绪像个小鬼一样啊。”
“怎么这几天总是说这种话啊?——把外套系上啊,会感冒的。”他反驳道,话音未落又突然停下脚步,迫使对方转过身来把上下开着的扣子系好。朔间凛月看着他。真绪靠得很近,眼帘低垂,因为身高相仿只能看到他的发梢随着动作轻微颤动。
再高...

#凛绪

他有些讶异地打开门,都不知道要摆出什么表情,脸上的肌肉僵住。朔间凛月同样没有表情,带着满身的凉气,平光眼镜起了层白雾。
介意我进去吗。
句末无半点疑问语气。衣更真绪让开门口让对方进来,有些无奈地抬起手揉了揉太阳穴。
凛月轻车熟路地把衣服围巾挂好,回头看了他一眼,表情还是淡淡的,接着挽了挽袖子走进厨房——开放式的,于是朔间凛月就面对着客厅站着。真绪到沙发上坐下,扯过一个靠垫把半张脸埋进去,闭目养神。
很困,头疼,但根本无法酝酿睡意。闭上了眼其他感觉成倍放大,耳边勺子碰撞碗碟的声响都一下一下震动着神经。他无奈地睁开眼,把眼神落到旁边挂着的那件外套上。朔间凛月基本不在意日常穿着,这件外套好像还是去年他...

【凛司】他和他和他的梦

paro迷

窗外是呼啸的风雨声,年久失修的木质窗框发出将死之人的呻吟。朱樱司在第二道闪电落下时惊醒,猛地坐起身子,手心里全是冷汗。他握了握拳,站起来走到窗边,只摸黑找到一把摇摇欲坠的椅子。挡在窗前仅仅是聊胜于无,他干脆坐下,用身子抵住窗户,头向后靠在椅背上。
他闭上眼试图求得片刻安宁,耳边却只有呼啸着的风声,雨滴不间断砸在玻璃上发出难以忽视的声响,直接传入大脑。他感到大脑因为长时间未曾休息发出的抗议,却也只能闭着眼告诉自己很好,一切都很顺利。他一直不允许自己懈怠哪怕哪怕半秒,却在此时难得希望自己长眠不醒。

不知过了多久,他沉入一种半梦半醒的状态。恍惚中他听到有人的声音,他想要醒来,用尽全力却无法睁开...

1 / 2

© 客服小号 | Powered by LOFTER